跳至主要內容

做好風險管理 經濟可望回穩

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網誌撰文表示,雖然政府下調全年經濟預測,但公眾無須對經濟走勢太悲觀,只要疫情穩步受控,本港經濟可望回穩甚至稍有增長。 政府發放兩期消費券,預料可為經濟帶來1.2個百分點的提振作用,而隨着社交距離措施逐步放寬,失業率可望改善。   對於美國加息,陳茂波說難免會影響全球資金流向、資產價格甚至經濟活動,也增添企業和市民的貸款利息負擔。不過,市場不斷調整預期,已逐漸消化較快加息的風險,只要做好風險管理和應變預案,保持警惕、持盈保泰、隨機應變,香港經濟即使在複雜多變的環境下也能穩定前行。   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5月15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:   第五波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打擊了今年頭幾個月的經濟表現,支持經濟的三頭馬車---出口、私人消費及固定投資表現均欠佳,令今年首季經濟收縮4%,中斷了之前四季的增長勢頭。受疫情影響,預計4月份的經濟數據仍然偏弱,經過最近的定期覆檢,我們決定將本港全年經濟增長的預測由原來的2%至3.5%,下調到1%至2%。這意味本港本地生產總值在2021年增長6.3%後,復蘇的動力比預期還要疲弱。除了疫情的打擊,中美關係張力持續、國際地緣政治局勢緊張,外圍通脹升溫及加息趨勢,都困擾着全球以至本港的經濟前景。   本周將發表的失業率是2至4月份數字,期內仍反映着疫情高峰期的狀況,故可以預期數字將進一步惡化。但是,過去這一個多月疫情逐步受控,社交距離措施亦分階段放寬,向前看的話,只要疫情持續回穩,失業率可望見底及漸有改善。   回看過去幾年失業率數字的變化,粗略地概括,2020年可說是三級跳,由3.4%起步,一年內呈「3、4、5、6」升勢,失業率在年底攀升至6.6%;2021年則是「7、6、5、4」的三級降形態,年初曾高見7.2%,年底回落到4%。踏進2022年,卻因上述因素在數個月內已經跳升至超過5%。   這趨勢也許能帶給我們一些啟示:要對問題的成因和結構有所了解,既要看眼前的數字,更要看趨勢及影響其變化的原因,才能對前景具有預視力並作出適當的應變。   綜合而言,在全年經濟預測下調、失業率仍趨升,以及資金逐步外流的形勢下,我們應如何評估今年餘下時間的經濟走勢呢?其實,大家亦無須太悲觀,只要疫情穩步受控、穩住信心,本港經濟可望回穩及稍有增長。雖然我們難以控制外圍環境的變化,但只要做好風險管控及自身的工作,壓力和挑戰只會促使我們的經濟更具彈性和韌力。   比方說,疫情的確對經濟造成了打擊,但現時情況已大致穩住。新一輪消費券已於4月發放,本地4月份的零售和飲食業收益數字應可看到較明顯的回升,預計兩期的消費券合共可為經濟帶來1.2個百分點的提振作用。而在包括新一輪保就業計劃等支援企業的措施支持下,營商信心也逐步回穩,4月香港採購經理指數與中小企業務收益動向指數回升。   又例如,美國今年來已加息0.75厘,且即將縮減資產負債表,在聯匯制度下,由於港美息差拉闊引致更多套息交易,加上近日股市偏弱,港匯近日便觸及7.85兌一美元的弱方兌換保證,而金管局亦根據機制,在市場承接了總值約117億港元的資金,釋出等值的美元,以維持港元在兌換保證範圍內。即使最近美國加息引致部分資金外流,但其實在2008年至2015年期間,共有約一萬億元資金流入本港市場,即使其後美國利率正常化(2015至2018年)觸發資金外流,但該加息周期引發的資金流走規模,累計亦僅為流入量的約12%。再者,本港銀行體系結餘仍充裕(有超過3,200億元),且本港有充裕的外匯儲備(達4,657億美元),我們有堅實的能力維持聯繫匯率制度。而一直以來我們都密切監測港元和相關衍生工具市場的情況,亦未見出現異常的活動。事實上,港元兌換保證在7.75至7.85兌一美元的浮動區間,也不過僅為1.3%的浮動波幅,即使資金流走,也不致因匯率大幅波動而衍生額外的營商風險。   誠然,加息難免會影響到全球資金流向、資產價格甚至經濟活動,也增添了企業及市民的貸款利息負擔。而這次美國的加息速度較對上一次加息周期快及幅度較大,影響或會更大。不過,市場也不斷在調整預期,逐步消化較快加息的風險。只要我們做好風險管理及應變預案,保持警惕、持盈保泰、隨機應變,香港經濟即使在複雜多變的環境下亦能穩定前行。
http://dlvr.it/SQPFT0